‍身负7条人命、逃亡20年,劳荣枝曾在灭门案后提议放火烧屋

今天(9月9日)上午,备受重视的劳荣枝案一审宣判。劳荣枝因犯成心杀人罪、掠夺罪、劫持罪,被判死刑。听到该判决后,劳荣枝当庭痛哭,并表明要上诉。

‍身负7条人命、流亡20年,2020年12月,劳荣枝成心杀人、劫持、掠夺一案在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。庭审过程中,劳荣枝否认成心杀人的指控,宣称自己参与杀人是遭到了法子英(劳荣枝男友)的钳制。公诉方以为,四起案子中劳荣枝和男友均为主犯,由二人一起商定并分工清晰。

本台记者独家拍照了庭审全过程,案子相关的要害细节逐一呈现在了法庭之上。

细节一

南昌灭门案:怕留指纹劳荣枝提议放火烧屋

1996年7月28日的南昌灭门案,是劳荣枝和男友法子英共谋的榜首起案子。公诉方出示的根据显现,二人的供述中都说到了“两人一起商定由劳荣枝去娱乐场所坐台物色劫持对象”,被害人熊某就是由劳荣枝在陪酒时物色到的。

申述书显现,劳荣枝和法子英从熊某身上抢走金项链及家房门钥匙等资产,并威逼其说出家庭住址。其间,法子英将熊某勒死并分尸。当日晚上,二人携带尖刀前往熊某家,由法子英使用尖刀、绳子和皮带等物对熊某的妻子张某进行人身操控,劳荣枝在房间翻找资产,抢得金银首饰、现金、债券等资产。其间,法子英残忍地将张某和其3岁女儿勒死。随后,劳荣枝与法子英逃离了南昌市。

1631245561-17dc1ec26844349

公诉人指控,劳荣枝在该起案子中不仅是主谋,而且片面歹意性极强。她在供述中宣称担心指纹留在现场,曾对法子英说:“不如一把火烧了这个家”,但这一行为被法子英制止。

公诉人:劳荣枝在侦办阶段四次说到自己提议放火烧熊某一家,而不论张莉母女是死是活,这都反映了劳荣枝致人逝世的片面成心。

温州杀人案:劳荣枝单独取款镇定应对

“被钳制”不成立

南昌灭门案之后,劳荣枝与法子英于1997年9月逃到浙江省温州市,二人持续沿用南昌的作案形式,由劳荣枝做陪酒小姐去物色作案对象,被害人梁某成为了二人的猎物。

公诉方陈说,在法子英与劳荣枝的供述中都说到,二人持刀一起进入被害人梁某的住处施行掠夺。劳荣枝供诉,他们还找了皮带、电线、绳子之类的东西,对梁某进行了绑缚。

1631245572-b8a088a0bd33dd9

公诉方以为,对受害人梁某施行绑缚,这是劳荣枝与法子英一起犯罪的要害根据。随后,两人又强逼梁某打电话叫来了另外一名被害人刘某。法子英强逼被害人交出资产,并再叫一个有钱人来,劳荣枝在场未提出对立,还假造租房假话骗刘某进入案发现场,绑缚刘某,并事后取款。其地位与法子英具有相同重要的效果。

根据劳荣枝二人的供述,在抢走被害人的现金和手机之后,由劳荣枝拿着被害人的存折去银行提款。证人证言显现,其时银行柜员问劳荣枝为什么不是自己来取款,劳荣枝镇定答复“自己有事”,并在提款单上写下了被害人的名字。公诉方以为,作案后这些镇定的操作,再次证明劳荣枝所辩称的遭到钳制不能成立。

劳荣枝在取款后电话通知法子英,钱已到手。这个是给法子英一个非常重要的提示信号,就是成功取款,法子英就可以自由善后了。法子英在接到取款成功的电话后,勒死了两名被害人,公诉人以为劳荣枝打电话的这一行为,是形成两名被害人逝世的原因之一。

常州:“幸存者”证言显现劳荣枝手段残忍

在温州作案之后,劳荣枝二人劫持掠夺杀人的罪恶之手没有罢手。在1998年的夏天,两人逃窜到江苏省常州市,持续此前两案的作案形式施行犯罪。

申述书中显现,在江苏常州,被害人刘某被劳荣枝骗到了租借屋,事先躲藏在室内的法子英持刀要挟刘某,并刺破刘某胸口。劳荣枝用事先准备好的铁丝将刘某绑缚在扶手椅上。被害人刘某是劳荣枝二人系列掠夺杀人案中唯一的幸存者。根据刘某的陈说,时隔20多年,他身上仍留有当年被铁丝绑缚所留下的伤痕。

1631245575-6609668d1909c86

刘某的证言还显现,劳荣枝在单独看管他期间,数次以割喉夺命相要挟。

随后二人强逼刘某打电话给其妻子索要资产,并由劳荣枝前往指定地点将刘某妻子带回租借房。刘某妻子带来了70000元赎金,拿到钱之后,劳荣枝和法子英先后离开了现场。

合肥:二人再犯命案后

法子英被捕,劳荣枝不见踪影

1999年6月,劳荣枝二人逃窜到了安徽省合肥市,二人持续沿用前三次的作案形式,并且肆无忌惮,以“关狗”为名,提前定制了一只钢筋笼。劳荣枝在合肥诱惑受害人殷某进入租借屋后,法子英用尖刀钳制殷某将其关进了笼子。

在强逼之下,殷某给妻子写了赶快送钱的字条,随后法子英拿着字条来到殷某家,殷某妻子以筹钱为由让其在家中等候,随后外出报警。这一次恶行累累的法子英被警方捕获,并在当年被依法履行死刑。

1631245577-1b5350833e75524

法子英当年被警方捕获的5天后,在二人作案的租借屋内,警方发现了两具尸体,而劳荣枝早已经不见踪影。

屋内的两名被害人其间一名为殷某,而另一名经警方查明为陆某,事发前是一名木匠。法子英到案后供述,他以做木工为由将陆某骗到屋内残忍杀害,目的竟然是为了恐吓殷某,让他写字条给妻子赶快交钱。

合肥案中的庭审焦点为被害人殷某是否为劳荣枝所杀?公诉方出示了几点要害根据以为殷某的逝世是劳荣枝所为。法子英和劳荣枝的供述彼此印证,法子英在外出期间曾四次交代劳荣枝,如果殷某抵挡,就用铁丝勒死他。而殷某的尸检报告也显现其死于被人勒颈窒息逝世。

公诉方还指出,法子英在被捕后并不确定租借屋内共死了几个人。

法子英与律师的会晤笔录中,法子英问律师合肥死了几个人,律师告诉法子英是两个人,律师追问法子英,殷某是不是你杀的?法子英逃避这个问题表明不想说了,这更说明法子英对殷某逝世其时是不确切无知的。

公诉方以为劳荣枝到案后,侦办机关用了7个月时间进行了48次讯问,公诉人认真审查了48份供述,结合当年法子英的供述,得出的劳荣枝科罪根据充沛实在,劳荣枝与法子英一起施行的系列犯罪,二人均系主犯。

这是一场迟到了20年的庭审,但正义不会缺席。法网难逃,逃无可逃,突破了人道与法律的底线,就必将遭到法律的严惩。

发表评论

登录... 后才能评论